招标代理:029-38016888
造价咨询:029-38016888
学习园地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团队建设

天下无贼

作者:sxthlh / 日期:2017-06-27 12:53:57 / 浏览量:3932

   (山东文学2017.6期)刘公

月光朦胧,朱家湾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,三个蒙面人把面包车停在东坡上,悄悄地摸进了村庄。附近的几个村子都空无一人,只有朱家湾有袅袅炊烟和公鸡打鸣的声音,自然,这个点就被他们踩上了。

  借着月色,他们翻了一家又一家的院落,连续过了十一家,猪圈里没有一头猪,鸡窝里没有一只鸡,难道白天的踩点失误了吗?

  三个蒙面人并不甘心,一路向北,不放过一个猪圈一个鸡窝,直到最后一家。这最后一家的狗听觉灵敏,听到隔壁有动静,就“喔——嗷嗷”地狂吠起来,蒙面人赶紧扔进去两个肉包子,狗警觉地嗅了嗅,但还是没有挡着香味的诱惑,三两下就把两个肉包子裹于腹中,随后趔趄地挣扎了几步,就倒在了院子里。

  三个蒙面人相互点了点头,纵身一跃跳进了院子。荷,总算没有白跑,猪圈里有两头二百来斤的猪。再摸鸡窝,里面有很多鸡。三个蒙面人又相互点了点头,一个把猪圈门打开,开始赶猪;一个把手伸进鸡窝,开始逮鸡;一个去开大门,门栓是抽开了,但门拉不开,借着手机的灯光,他看到大门上了一把锁,锁还不小。

  正在第三个人为开门发愁时,厢房里亮起了灯,一个老太太高声叫:“儿啊,儿啊,是你回来了吗?”

  三个蒙面人一时楞在了院子里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  “儿啊,要是你回来了,你就答应妈一声。”

   “妈,是我。”第三个人应了一声,取下头套,示意另外两个人躲进猪圈。

   老太太开了门,举着带有灯罩的煤油灯,“儿啊,你在哪?”

   “妈,我在这。”第三个人上前几步,来到老太太的跟前。

   “儿啊,快进屋。”

    “呃。”

   进到堂屋,老太太把煤油灯搁在方桌上,拉了拉长条凳子,“来,坐这,让妈好好看看你。”

  第三个人坐在老太太身旁,任由老太太捧着他的脸细细地端详,“儿啊,都是因为妈成分不好,你才受牵连,那天下雨,你跳楼逃走了,这一过去都十一年三个月了,你是咋活过来的?妈天天等你回来。镇上多次动员我搬走,我说啥都没同意,我说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   “妈,你不用担心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   “儿啊,这下回来了,再不能走了。妈给你养了两头大肥猪,四十六只鸡,还给你存着钱哩。”

    “还给我存着钱?”盗贼毕竟是盗贼,听到钱就格外惊喜。

    “妈这就给你去拿。”老太太端着煤油灯到了里间,不一会儿抱出一个鞋盒子,鞋盒子里面有一双男人的布鞋,老太太从鞋里取出一个布包,打开了一层又一层,才露出了一沓钱,“儿啊,这一共是八百二十块,是妈这些年一点点攒的,你不要嫌少。”

   “妈,你留着用,我有钱。”盗贼的心也是肉长的,看着老太太含辛茹苦为儿子积攒的这点钱,他的心一阵悸动,一股暖流涌遍全身,他永远忘不掉五岁时,母亲无情地甩开他的小手,不顾他的哭喊,毅然出走的那一刻……面对一个善良的孤老太太,倾其所有对他,他有愧的眼泪,不自觉地在眼眶里打滚。

    “咕咕——”外面的盗贼发来收工的信号,他明白,那两头大肥猪和那四十六只鸡,都弄上了面包车。

    “妈,我还得趁天不亮走,我担心红卫兵再来抓我。”盗贼想出去说服另外两人,把猪和鸡还给老太太。

    “儿啊,你不要怕,早已没有红卫兵了,这镇上早就太平了。妈给你摊床,天亮还得一会,你睡一觉。”

    “咕咕——”门外再次发出催促的信号。

    “妈,你摊床,我出去上个厕所。”

    “去吧,早点回来。”

  盗贼走出院子,两扇大门早被另两个盗贼卸下,靠在一边。见他出来,另两个盗贼指指他,指指堰塘堤上的面包车,意思是让他赶紧走,他向两人招招手,凑近他俩说:“这趟活不能做,老太太是个可怜人,我们做事不能丧尽天良。”

    “大哥,讲天良,我们就不出来做这事了。我俩好不容易把猪邀上车,赶紧走吧!”

   “就是,赶紧走吧!”两个人一唱一和。

    “我是大哥,还是你俩是大哥?”

    “当然你是大哥。”两个人异口同声。

    “好,那就听我的,把猪赶回来,把鸡放回鸡笼里。”

    “儿子,咋还没解完手?”老太太手扶门框喊道。

  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他走近老太太,拉着老太太的手,咬了咬牙齿说,“妈,我给你说实话吧,其实我不是你的亲儿子。我是来偷东西的,我知道我错了,请你原谅我。”

    “孩子,我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儿子,但我知道你有难处,没有难处,你不会做不光彩的事,妈相信你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   “妈——,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妈!从今天起,我再不干偷鸡摸狗的事了。”他给老太太跪下了。

    “咕咕——”门外的暗号告诉他,老太太的猪和鸡都归到原位了。他站起来对门外叫道:“你们两个进来!”

  两个人畏畏缩缩地走进来,“你们听着,这阿姨,不,是我妈的善良深深地感动了我,我发誓,从今往后,金盆洗手,改邪归正。”

    “太好了!我没啥好招待你们的,这八百二十块钱,你们拿去花吧。”老太太用手帕把钱包好,递了过来。

“阿姨,这钱我们说啥都不能要……”

临走时,三个人给老太太磕了三个响头。

下一篇:暂无同栏目下的信息